您现在的位置:

麻辣烫

来源:日记500字 作者:日记500字 时间:05-03 21:23
麻辣烫_500字

  三面环山,一面傍水的黄河南岸,素来被人称为山清水秀、人杰地灵的“宝地”。我的家乡就在这块“宝地”上,家乡物产丰富,出名的小吃就有一二十种。家乡小吃不仅品种繁多,而且味道独特,所以很受大众欢迎。在众多的小吃当中,风味独特的“麻辣烫”当推首位。

  麻辣烫,顾名思义,就是又麻又辣还比较烫的食品。既然麻,就不可能少了花椒;而辣就不可没有辣椒。说起来,好象和我国的川菜有点相似。当然我们不可能只吃花椒与辣椒,麻辣烫的主食是粉条。如果你向上点“档次”,使它更鲜美,可以适当的加入肉和绿色食品等,那样营养丰富了,可能就会改变麻辣烫的原质原味,没有清纯的过瘾。

  麻辣烫的制造工序比较简单。首先把粉条在鸡汤里烫一下,等烫得入味了,就把粉条捞进碗里;然后调入花椒、辣椒等一些必需的调料。最好,再给上面浇一点鸡汤。这样一盘麻辣烫就上桌了。就这么简单,但味道却是意想不到的香。当然,麻、辣的程度可以因人而异,根据自己的口味来调制。如果你想要,可以在上面撒一点香菜,看起来就象红叶衬绿花。那可真是香飘四溢,十里飘香了!

  麻辣烫还讲究一个“烫”字,就是要趁热吃,趁烫吃,那样才能麻的痛快;辣的够劲;即是再冷,也把你烫的汗流浃背、心花怒放。那种滋味啊-----真是无言可喻,欲罢不能。

  麻辣烫,这种新世纪的激情食品,色、香、味俱全;麻、辣、烫皆存。让人无论想到、看到、吃到,都有口水直流三千尺的感觉,不愧为小吃之首,一代“食王”!

麻辣馅饼_3000字

 自从退休后,喻秋亮和老伴吴细娥心如止水,不富即安,平静安享着晚年。不管怎么说,喻

  爹爹也算是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,只是逛荡溜达过的76个年头,就像手中捧着的沙子一样,不知不觉就从指甲缝里溜走了。

  2009年立秋后的一天,夕阳西下,喻爹爹提着水壶在一楼庭院给盆花浇水,忽然听见远处有人喊:喻爹爹有客人来了。喻爹爹握着水壶赶忙迎出院外,只见来人中等偏高身材,清瘦利落,穿着整洁,手提黑色公文包,金丝眼镜光泽后面闪动着慧黠的眼光,一副文质彬彬模样。喻爹爹半晌不知面前出现的是何许人也。说时迟那时快,来人见到喻爹爹,快步上前拉着喻爹爹空出的手直摇,不停地喊喻主任喻主任,见喻爹爹没反应过来,急急地连忙自我介绍说:我是雷震——雷震啊。

  喻爹爹盯着来人仔细打量,愣了好一会,终于从记忆深处找出雷震过去的影子。待回过神来,喻爹爹一边大声喊老伴迎接客人,一边赶忙请客人进屋寒暄。见到吴婆婆,雷震拉着吴婆婆的手少不得好好地亲热了一阵。倒茶沏水,三人坐定,喻爹爹不抽烟,雷震自抽自吸,边吐边聊。谈起往日的交往,虽说弹指一挥间,二十年已成为过去,小屋顿时无不充满着回忆的清香,那些曲曲折折零零碎碎的往事如同历历在目。热热闹闹聊了好一会,喻爹爹这才问雷震,二十年不见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。雷震苦不从一处来,细说了寻找的一路艰难万般曲折。

  雷震是从武汉一路找到荆江市来的。为了找到喻爹爹,他首先从武昌赶到汉口硚口区,直接到喻爹爹曾经工作过的武汉火柴厂,哪知火柴厂早已在城市街道里消失了,就连那老街也换成繁华大道林立高楼了。

  面对茫茫楼海,他灵机一动,想到了附近的派出所,派出所老警官给他指点了迷津:原来由于城市改造,火柴厂职工大多早已搬迁到了余家敦。紧跟着他跑到江岸余家敦,沿大街小巷问了几十户人家,终于了解到喻主任十年前被儿子接到荆江市定住了。这寻找喻爹爹的事如同风筝断了线,一时没了着落。

  雷震就是雷震,就像做学问一样,不弄出个水落石出那是绝不善肯罢休的。雷震土里刨根,一连几天又询问了很多人,好不容易从喻主任给同事来信中找到了现在的地址。苍天不负有心人,几经辗转,在荆江市东问西撞,雷震终于在茫茫人海里找到喻主任。

  客人远道而来,吴婆婆出门买菜买酒买烟,顺便叫儿子媳妇赶紧过来陪雷叔叔。这当会,雷震悠然自得带些神秘地对喻爹爹说,这么多年了这么大老远的,你知道我来干嘛?喻爹爹本想先问问的,不想雷震自己准备说出来,因此直作摇头状,正想往下听,雷震话题一转问:这多年过的都好吧?

  “这把年纪了,也没有什么奢求了,我和婆婆都有退休金,叫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。”喻爹爹说。

  “你这房子太老了,我一看就知道这是你们租别人的,这房子一定要换,这满屋的东西、用电器都过时了,都要换。”

  喻爹爹说:“还换么事呦,人都老得这个样,用到哪天算哪天啦。”

  雷震说:“都要换都要换,这里生活条件太差了!回过头来我们再从长计议。”说到这,雷震要求出门走走,看看周围环境,喻爹爹陪雷震出门东瞧瞧西望望,说些闲话。

  喻双平听说家里来了大学教授,坚持要到酒店请客吃饭,雷震无论如何不答应,双平只好从餐馆端了三个大菜回来。雷震说:“你这孩子不知甘难辛苦呢,再不许你乱花钱了”。边喝酒边闲聊。得知双平是科级干部后,雷震大加赞赏,问双平:“愿意辞职,跟叔叔混不”?双平说叔叔开玩笑了,您是做学问的,我又不是科班出身,哪能帮叔叔呀。雷震说:“我一眼就看中你了,你是个人才,我准备让你当我公司的总管,常务经理。”

  “叔叔真会开玩笑,过奖了过奖了。”双平心想叔叔是在夸自己,听完了没往心里去。

  话题转到目前大家有什么困难方面来,雷震说你们尽管直说,看我能不能解决。见雷震一本正经的在说话,喻爹爹就说,没困难,我们现在过得好好的。端起酒杯来给雷震敬酒。雷震咪一口酒,小夹一口菜,笑眯眯的跟大家说说笑笑。

  双平和媳妇春红准备回自己家时,雷震拉过双平,再次强调要双平把辞职的事慎重考虑一下。

  按头天说好的,第二天中午双平和媳妇春红下班还是回父母家吃饭。喝完酒吃完饭,雷震说:“我问你们有什么困难,你们什么都不说,现在还是由我来说吧:首先,俩位老人的房子要换,买一套新的;再次你们小两口刚买新房,我给你们补贴三万美金;第三,你弟弟工作不稳定,收入也低,我准备拿二万美金给他先打个底子,同时要他把自己好好打扮打扮,要他在别人面前像个人样。”

  双平春红听了这话,半晌盯着雷叔叔楞住了,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喻爹爹吴婆婆也听得云里雾里。见大家听呆了,雷震转身拿过手提箱,调了密码锁,慢慢打开。只见箱内整整齐齐,上层摆满了各类红头文件,文件底下放着五枚印章,再打开底层,所有人更是惊呆了,眼前是一支明晃晃的袖珍手枪。雷震感觉翻过了赶紧盖上底层,随后不紧不慢的拿出纸笔,在纸上写了一会,然后很慎重的在纸上盖上了三枚印章。

  之后雷震将信笺交给双平说,你按这上面的地址把这封信用快件发出去,我秘书收到信很快就会打款过来的。喻双平看了看信笺眉头——“台资武汉信托分公司便笺”,正页是雷震刚才的亲笔书信,内容是给荆江市喻秋亮速汇五万美金,落款印有三枚印章,最小的一枚是小指头粗细的圆形印戳。拿在手中,双平看不出圆形印戳是英文还是中文,正纳闷时,雷震笑眯眯的拿过信纸,反过来对着光线叫大家看,原来从反面看是隶书“雷震”二字。雷震说这是为了保密所作的特别识别符号,秘书不见这图案是不会汇款的。

  如此神秘的大事,双平不敢有半点马虎,立即骑车飞快到邮局办妥一切手续。回来后,他将父亲叫道偏僻处,细问老爹和雷叔叔是什么关系,老爹简单的介绍说,他们是几十年的老街坊老朋友,自己过去确实帮过雷叔叔,叫双平不多问,以后再说。于是父子两人一起回过头到家中陪客。

  雷震看到邮局回单,对双平说,我一看你就是个干事的人,办事干净利索,下来你还是准备辞职到我公司当主管吧。见双平犹豫不决的样子,雷震继续说,现在我还是给你们交个底吧,我虽说已经退休了,但我开着一个公司,这公司是台商在大陆开办的分公司,总公司的董事长是我亲叔叔,我叔叔过去是国民党部队的军官,现在在台湾有几十个亿的资产,大陆这边的分公司他让我做总代理,现在我手下正缺人手,我看你双平当我公司总管是不二人选。

  双平春红听得如同传奇故事,老两口听得也是目瞪口呆。见大家不吱声,雷震接着说,我近几天准备到香港一趟,处理一些事务,现在呢,在我离开荆江前,双平你想办法把你弟弟昌平的身份证复印件和照片弄来,先给公司作个登记,下来我初步的意思是让他到我公司保卫科,负责公司安全保卫工作。

  昌平在三峡工程工地上打工,这照片要的这么急,瞬间把双平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他急忙与春红商量:为了抢时间图方便,准备自己立即骑摩托车到宜昌找昌平。临走时,雷震一再嘱咐双平路上千万注意安全。

  晚上七点来钟,双平在工地上找到昌平,然后兄弟俩立马到城区敲门打窗,央求照相馆老板给急办登记照,加急打印。在路边小餐馆吃饭时,双平给昌平讲了雷叔叔现在的一切,两人谈起来,兴奋得都不能自已,同时也觉得这事可信也不可信。晚上在小旅馆两人都没怎么睡,凌晨三点,双平爬起来,带着满脑子的兴奋,一路往回赶。他边骑车边把这两天的事情来回翻来覆去地进行推测,他相信这一切没有什么不可信的。

  这来回三百多公里的路程,慢慢跑可能不打紧,但是这没日没夜的赶,到底把个双平折腾得够呛,在后五十多公里里,他直感觉双手发麻,脸部被秋风吹得发紫,时不时身子直发抖。不管怎么样,有一股信念激励着,他叫自己咬牙坚持再坚持。他以一种不屈而顽强的精神终于完成了雷叔叔交代的使命。当双平将昌平的照片和身份证复印件交给雷叔叔时,雷震予以了极大程度的夸奖,并说再次敲定,一定让双平当公司的总管。

  到荆江市第四天,雷震准备离开喻家。几天里他与喻爹爹老两口谈了很多很多心里话,再三强调自己是来报恩的,并且邀两老到武汉大学住上十天半月。于是双平春红订好车票,亲自送三位老人搭车去武汉。

  第二天得知父母回到荆江市,双平和春花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,急忙跑来打听情况,两老说,刚到武汉长途车站,他们三人就走丢了,等了两个多小时也找不到雷震的影子,所以只好返回来。儿子媳妇再三问两老,他们和雷震到底什么关系,喻爹爹讲开了雷震过去的故事。

  雷震与喻家在武汉桃园芳时是老邻居,上世纪七十年代雷震考进了武汉大学中文系,由于成绩拔尖,毕业时留校教书。结婚后他媳妇一直不孕,而他特别想传宗接代。于是雷震另辟蹊径,终于满足了自己的心愿:1986年雷震让一位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怀上了孩子,这刘姓女生本想人工流产打掉孩子的,最后还是经不住雷老师好劝歹劝,最终生下一名男孩。

  在刘同学怀孕、住院生产以及月子里,雷震一直央求喻爹爹吴婆婆帮助料理,一来武汉大学离火柴厂远,好做隐蔽,二来喻雷两家过往亲密,雷震知道,这事关重大的忙,喻爹爹说什么也是不会不帮的。于是喻爹爹和老伴对厂里人说,雷震是自己远房侄儿,刘同学是自己侄媳妇,在武汉这城里不方便,就只有我们帮帮他们了等等。两老随即安排雷震他们住在火柴厂很隐蔽的杂物房里,让雷震度过了他人生最艰难的时期,从而得以保全了他梦寐以求、能给他传宗接代的私生子。

  这么说来,自己父母对雷震是大大有恩的,因此,双平和自己媳妇再也不怀疑雷叔叔目前所做的一切了,而他们现在要做的一切的一切,就是耐心等待,等待等待再等待。

  自从在邮局办理挂号信之后,喻爹爹、吴婆婆、双平和春红直觉得日子过得太慢,双平更是心神不宁,他想:目前单位上的事,办也不是不办也不是;转而一想,管它的呢,反正这苦日子是快熬到头了;而过去那些一直瞧不起自己的人,就等着看我发达吧,我的前程,嘿,辉煌着呢;谁也不曾想到,我喻某无比美妙的良辰美景还在后头呢。想到往后一切的一切,双平总是无法入眠,他不断的构筑着自己的远景规划,他的一切梦想,只要时间一到,没有不能不实现的;今后我也要学习雷震叔叔,多做善事;一想起这些眨眼就可以实现的目标,他不断陷入无比的陶醉之中……

  这厢昌平自哥哥来后,心潮一直难以平静。自己多年在外打拼,几十人住在低矮工棚里吵吵闹闹不说,睡也睡不好,吃也吃不惯,干活既苦又累,成天一身泥一身汗,而且工资待遇很低,可以说是吃尽了苦头。这苦日子终于可以熬到头了,昌平为自己设计了未来的蓝图:娶一个漂亮温柔的好媳妇,在武汉买一套大房子,再买一台小车,穿得整整齐齐带儿子媳妇开车兜风去……

  隔三差五的,昌平就找座机给双平打电话,询问家里的情况进展,得到的答复都是没什么变化,要他耐心等待。过了上十天,昌平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,经过一系列既痛快也痛苦的反复思考、来回斟酌无数次,他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已经快支撑不住自己了。他受不了这种无止境等待的折磨,在一种强烈期盼心情指使下,请假直接从宜昌搭车赶到武汉,他希望尽快找到生当中的救星雷叔叔。

  在武汉大学教职员工老生活区,昌平没费多大周折就问到雷叔叔家。昌平小心的在A区13栋二单元三楼西多次敲门,一直得不到回应,因此只好耐心的一直等到晚上再去敲门,敲了几次,可还是没人应声。转过身,昌平只好敲开了东面住户的门,这户人家出来一位戴着老花镜的先生,昌平一看就明白,这是位教书先生。得知昌平来意后,老先生给昌平讲起了雷震的现状。

  发现雷震养了小蜜和私生子后,他老婆忍无可忍,拿菜刀追砍雷震,闹得不可开交,满城风雨。之后,她直觉得无脸再见江东父老,也无法面对学校师生,在一天夜里突然出走了,至今下落不明;那小蜜刘氏见雷震不能明媒正娶自己,乘着夜色抱着儿子逃离了武汉,她将儿子寄养在四川父母家,自己则寻求新的出路去了;受到如此刺激,雷震不几天就变得双目无神,神经错乱了。

  不过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这雷教授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精神面貌。自此以后,从表面看,雷震神色和普通人一样,一切都很正常。但是了解雷震人都知道,他内心则处于一种极度混乱的状态。雷震凭着一种超乎寻常的意志支撑着自己,开始游走江湖,住无定所,很少回家。他对往日所有认识的同事朋友也好街坊邻居也罢,不断展示自己生活的美好、学术有成、老来事业辉煌,金钱无数。而且这一切的一切都有事实根据——自己编造的文件、公文、公司印章等等。他完全处于一种臆想快乐中之,神志癫狂,妄想层出不穷。

  昌平迎着天边的馅饼跑晕了头,顿时感觉心里火辣辣的,眼睛木麻麻的,他被雷震涮了。自然,这结果很快传到荆江喻秋亮爹爹和儿子媳妇耳朵里,自是后话了……

六年级:昵称:梦想星 实名:谢雨丝

日记50字 日记100字 日记150字 日记200字 日记300字 日记400字 日记500字 小学生日记 周记 周记400字 周记300字 读后感

上一篇:我的手表梦 下一篇:十八岁的天空